當前位置: 深圳新聞網首頁>原創新聞>

毆斗案件傷者自稱左眼失明 重傷?輕傷?深圳檢察法醫出手了

條評論

毆斗案件傷者自稱左眼失明 重傷?輕傷?深圳檢察法醫出手了

兩家比較權威的鑒定結論都認為是“重傷”,原來基于“輕傷”的一審判罰顯然太輕了,賀某隨即強烈請求檢察院提請抗訴。在深圳市檢察院,承辦檢察官將案件的法醫鑒定證據材料送到了檢察法醫的手里進行技術性證據審查分析。

見圳客戶端·深圳新聞網2019年12月2日訊(見圳客戶端、深圳新聞網記者 張玲)三份法醫鑒定結果不一致,糾紛毆斗案中的傷者向深圳市檢察院提請抗訴。這個時候,深圳檢察法醫該出手了:2013年1月29日,某市場發生一宗糾紛毆斗案件,犯罪嫌疑人唐某和左某用拳頭打到賀某左眼,經檢查發現左眼單純性眶內壁骨折。賀某左眼損傷經法醫鑒定暫定為輕傷,隨后經立案、偵查、起訴,2013年7月唐某和左某被判刑并給予受害人經濟賠償。

2014年4月賀某稱其左眼失明(只有光感)到市公安局鑒定中心和某著名社會鑒定機構重新鑒定,左眼損傷分別依據《人體重傷鑒定標準》(俗稱“舊標準”)和《人體損傷程度鑒定標準》(俗稱“新標準”,2014年1月1日施行,替代原輕微傷、輕傷、重傷三個鑒定標準。)評定為“重傷”和“重傷二級、八級傷殘”。

兩家比較權威的鑒定結論都認為是“重傷”,原來基于“輕傷”的一審判罰顯然太輕了,賀某隨即強烈請求檢察院提請抗訴。在深圳市檢察院,承辦檢察官將案件的法醫鑒定證據材料送到了檢察法醫的手里進行技術性證據審查分析。

風波再起:傷者自稱左眼失明

所有相關的材料完整收集后,審查了兩天,法醫發現原來認定左眼盲的鑒定結論還真的令人質疑,如果重新鑒定的話,依據新標準被害人左眼損傷程度構成“輕微傷”。

經審查賀某傷后病歷、CT片等相關檢查材料,可以確證其左眼眶內壁單純性骨折,2013年受傷后首次鑒定依據舊標準評定賀某左眼單純性眶內壁骨折為輕傷(當時的鑒定界對此款標準有很大爭議,故新標準修改為輕微傷),適用標準正確,鑒定意見為“暫定為輕傷”更加沒錯(審判依據“暫定為輕傷”似有不妥,另當別論)。“故事”到此本來就該結束,案件里的事兒說是就是了。然而賀某自稱左眼失明再做的兩個“重傷”鑒定就像砸到平靜湖面的兩塊大石頭,讓這一案子風波再起。

左眼真的失明了嗎?

兩個“重傷”鑒定按下不表,先看檢查材料。賀某傷后1.5小時、2天、2周、7個月、1年檢查見左眼瞳孔反射正常,表明左眼視神經傳導正常,沒有損傷;“重傷”鑒定前10個月內5次檢查未見左眼球結構、眼底、視神經損傷;“重傷”鑒定前最新的FVEP(閃光視覺誘發電位)檢查示低頻率大致正常、高頻率輕度異常表明左眼視神經損傷可疑或不存在,PVEP(圖片視覺誘發電位)檢查要求受檢者有基本的0.1以上視力、屈光不正必須矯正、配合檢查(按要求注視圖形并集中注意力),而賀某自稱左眼只有光感無法矯正視力,故PVEP檢查沒有意義,所謂的重度PVEP異常很可能是不配合檢查的結果。

簡單地說,賀某左眼除了單純性眶內壁骨折就沒有其它損傷,哪來的失明呢?唯一的解釋就是:偽盲。偽盲,顯然是不能評定損傷程度的。

輕微傷怎么說?

賀某左眼損傷是單純性眶內壁骨折,按照舊標準構成輕傷。可偏偏2014年1月1日起開始執行新標準了,而且最高法院和司法部關于新標準的過渡執行均發了公告。如果提起抗訴并重新審理,本案賀某損傷程度必然要重新鑒定,新標準里賀某的損傷程度降為輕微傷,按照法院公告規定的從舊兼從輕的原則,賀某左眼損傷重新鑒定的結果只能是輕微傷。按照司法部公告規定則可依據舊標準鑒定輕傷或依據新標準鑒定為輕微傷。

為什么會鑒定為重傷?

原來,《視覺功能障礙法醫鑒定指南》(SF/Z JD0103004-2011)要求“對于受檢者自述傷后出現視覺功能障礙,鑒定人應根據眼器官結構的檢查結果,分析其損傷性病理學基礎。對于無法用損傷性質、部位、程度等解釋的視覺功能障礙,應排除損傷與視覺功能障礙的因果關系”,“認定為損傷導致視覺功能障礙的,其障礙程度應與偽盲或偽裝視力降低檢驗的結果和/或視覺電生理的測試結果相吻合”。這是全國通用的在刑事損傷鑒定中專門排除偽裝失明的做法要求。如果不按照這個指南要求去做,拋開VEP檢查的前提條件過度相信其“客觀性”,自然很容易被受害人偽盲所欺騙,做出“重傷”的鑒定意見。

案件中賀某眼睛沒有失明,是偽盲,原輕傷鑒定正確,再鑒定則構成輕微傷,所謂的“重傷”鑒定是因為沒有按要求排除偽盲。

承辦檢察官要求賀某到市檢察院來由法醫親自對他重新進行專門的眼科檢查并鑒定。結果賀某拒絕了,堅決拒絕,并書面聲明放棄抗訴的申訴要求。當然,他也沒有向法院申訴要求再審。這一切,驗證了賀某左眼的失明確實是假的。

[見圳客戶端、深圳新聞網編輯:鄭曉鵬]